妨害公务罪和袭警罪的区别公务员考试(妨害公务罪和袭警罪的区别是发条竞合吗)

辽宁丹东被赋黄码父女事件引起了舆论的广泛关注,尤其是黄码父亲因击打民警面部被警方以涉嫌警罪采取强制措施更是引起了媒体的广泛质疑,同时也有部分网友认为袭警罪是行为犯,只要打了正在执行公务的民警便构成既遂,认为丹东警方对黄码父亲以袭警罪采取刑事强制措施是正确的,没有问题。

袭警罪是行为犯,被赋黄码男子击打民警面部一下就一定构成袭警罪吗?本律师认为被赋黄码男子击打民警面部的行为确实有错,但其手段力度有限,情节显著轻微,且当事民警所执行并非人民警察法规定的法定的职责范围,属于一般公务活动,其行为没有侵犯刑法所保护的法益,不宜评价为袭警罪。

行为犯是指行为人实施了刑法所规定的具体必须具备的行为即构成犯罪,但是,行为犯和其他个罪构成一样,要求行为人的涉案行为必须侵犯了刑法所保护的法益,这里所说的刑法所保护的法益是指据行为人的行为性质、情节、后果,社会危害性及法益等综合评判,其行为性质严重,严重侵犯了刑法所保护的社会关系,采用民事、行政手段不足以防止和解决,非采用刑事手段方不可以予以扼制的,才可以评价为刑事犯罪。那种认为行为犯就可以不考虑行为的情节、后果和性质,一律入刑的做法是错误的,是重刑主义思想在作祟,不符合刑法谦抑性的基本原则,应当坚决予以纠正和避免。

即便行为犯严重侵犯了刑法所保的法益,构成刑事犯罪的,如果情节显著轻微,被告人(犯罪嫌疑人)真诚认罪悔罪的,司法机关也可以采用撤销案件、不批捕、不起诉、免予刑事处罚等非刑事手段予以处理,也并非一定要付之于刑事手段。

袭警罪是妨碍公务罪的特别条款,是针对采用暴力手段袭击正在依法执行公务的民警的特殊情形规定的特别的刑事犯罪。人民警察身处打击犯罪(特别是暴力犯罪)的第一线,一些人实施严重暴力犯罪行为,严重地扰乱了社会秩序,严重地侵犯了他人的人身生命财产安全,甚至采用暴力手段袭击民警,导致民警依法执行的公务活动被迫终止,造成更加严重的危害后果,甚至造成民警受伤甚至死亡的严重后果。为此全国人大在2020年12月通过的《刑法修正案十一》中,增设了袭警罪,作为妨碍公务罪的特别条款,旨在严厉打击暴力袭警行为,为民警提供安全良好的执法环境,维护民警的人身安全,确保民警依法履行职务。

袭警罪属于妨碍公务罪的特别条款,除了必须具备妨碍公务罪的犯罪构成要件以外,还必须同时具备以下条件:

必须采用了暴力手段(实施撕咬、踢打、抱摔、投掷等,对民警人身进行攻击的;实施打砸、毁坏、抢夺民警正在使用的警用车辆、警械等警用装备,对民警人身进行攻击的;)。

侵犯的对象必须是正在依法执行公务的人民警察。这里的依法执行公务是指依据《人民警察法》第二章规定依法履行职务的人民警察,民警接受上级指令,从事了超越《人民警察法》第二章规定的范围的非警务活动的,不属于袭警罪所保护的依法履行公务的范围,即便是行为人暴力袭击了正在从事非警务活动的民警的,造成民警的人身伤亡等严重后果也不应当适用袭警罪。

袭警罪属于行为犯,但是并非所有的袭警行为都要一律入刑,应当根据行为人的动机、目的、手段的暴力程度、情节和后果的严重程度来综合判断。袭警罪作为妨碍公务罪的特别条款,旨在保护依法执行公务的民警,其打击对象只能是那些采取暴力手段袭击正在依法执行公务的民警的特定行为人,且其打击手段已经超过了一般民事、行政法律法规的调整范围,造成民警的人身伤害或者使其人身安全处于危险状态之中,使民警正在依法执行的公务活动被迫终止或者处于危险状态,采用民事手段、行政手段无法调整、制止,非刑事处罚手段难以制止、调整的情况下,方可评价为袭警罪,依法追究其刑事手段。

我们要坚决杜绝袭警罪的滥用,坚决反对一刀切式的,只要行为人和民警发生冲突就一律入刑的错误做法,那样就扩大了打击面,导致刑事处罚手段的滥用,还可能造成个别民警滥用职权,造成警民关系严重对立,违反了刑法谦抑性的原则,是完全错误的,必须采取有效措施防止滥用袭警罪。

结合到本案,黄码男子即便确实击打了民警面部,从袭击手段来看,仅仅用手击打了一下,其手段不符合《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依法惩治袭警违法犯罪行为的指导意见》第一条规定的“实施撕咬、踢打、抱摔、投掷等,对民警人身进行攻击的”情形,且黄码男子为年逾七旬的老人,击打力度极其有限,不可能(事实上也没有)造成民警受伤的后果,也不可能(事实上也没有)使民警的人身安全处于危险的状态,对其人身安全的损害程度较轻,社会危害性较轻,不足以侵犯刑法所保护的社会关系。

由案情可知,民警所执行的任务是阻止黄码父女通行,这应当是当地政府安排的防疫任务,一般是由志愿者执行的,属于一般公务活动,并非《人民警察法》第二章规定的人民警察的法定职责范围,不属于袭警罪所必须具备人民警察的法定的公务活动,且其行为没有导致公务活动无法进行、被迫终止等严重后果。

从事件的起因上看,黄码男子是因为其本人和女儿外出就医被阻,其女儿被民警推倒在地护女心切而为之,尽管行为不当,但其本意并非要阻挠民警正在执行的公务,不具有妨碍民警依法执行公务的主观故意和动机,不符合袭警罪的主观要件。

由上述看,黄码男子击打民警男子的面部的行为确实有错,但是采用民事赔偿、行政处罚等手段完全可以化解纠纷,;仅仅因为打了民警一耳光便冠以袭警罪的罪名,予以严厉的刑事追究,处罚过于严厉,严重违反了刑法谦抑性的原则,这也是造成社会各界强烈关注、造成网民一边倒地谴责的根本原因。希望丹东警方正视百姓呼声,考虑本案具体情况,妥善处理本案,立即撤案,回应社会关切,以免造成错案,造成更加严重的后果。

幼小初稿学习群,学习精品辅导课程,添加 微信:fqy121389  备注:小初高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2188975364@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ruyiketang.com/43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