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是门口的一介阍者什么意思!一介啥意思

19?老?庆?记?公?司????

奕劻:庆以地 老庆记公司 刘吉:刘棉花

清·何刚德《春明梦录》卷上:庆王之入总理衙门也,宝师(鋆)叹曰:“劻贝勒只是一布伊尔邦(满语,译为内务府大臣)材料耳,如何能办外交?”盖庆王名奕劻,本系贝勒,后加郡王衔晋封亲王,久长译署。拳乱后,荣文忠(禄)因病出缺,庆王遂秉国柄,直至摄政王出而始失权。回思吾师当日之言,益信国祚与人才,不得谓无关系也。

?民国·夏仁虎《旧京琐记》卷三:庆亲王奕劻初为支庶、能读书,授蒙童于西山间。入继为贝勒,当时所称为劻贝勒也。起自田间、恭谨能文,遂为宗亲中之矫矫者。历官当国、累晋至亲王,食亲王双俸、世袭罔替。清诸王非皇子即八家世袭王,其以贝勒封世袭者惟庆而已。其后台湾之割、旅顺大连之租借,皆庆当国领衔,讥弹者至呼为庆以地云。

?巴蜀书社编《清代野史》第二辑“《庆亲王外传》(载宣统三年上海《泰晤士报》)”:庆亲王为中国最有名望之人物,其在政界历有年所。彼二十七年来之历史,即为中国近二十七年之历史、亦为中国国家历史上最衰弱不幸之时代……彼于官场中实为一罪大恶极之人,然因得西太后信任,故得常蒙优遇、身受格外之恩宠。综其一生,固常与国家患难为缘,今年已七十三岁,从未做过一件稍有荣誉之事。御史屡屡参劾之,然均无效。全国报章之于彼、除诅咒外,几不见彼之名字,乃彼仍生活如常、且权势日见涨大。

?清·蒋子侪《都门识小录》:阁老保定刘公(吉)屡为台谏所弹劾,而上崇眷不衰,人因称为刘棉花,谓其越弹越好用也。今之庆内阁去冬被资政院三次弹劾,而朝廷仍畀以新内阁总理大臣之任,宜允锡此嘉名。

?民国·许指严《十叶野闻》“老庆记公司”:庆王弈劻之贪婪庸恶,世皆知之,其卖官鬻爵之夥,至于不可胜数。人以其门如市也,戏称之曰“老庆记公司”。上海各新闻纸之牍尾,无不以此为滑稽好题目。盖前此之亲王、贝勒入军机当国者,未尝有赃污贪墨如此之甚者也。初,庆王以辛丑和议成,大受慈眷,然实李文忠未竟之功,而王文韶为之助成,庆王可谓贪天之功矣。顾荣禄未死以前,庆王实绝无议政权;及荣禄死,太后环顾满人中,资格无出庆右者,遂命领袖军机,实则太后亦稔知庆之昏庸,远不及荣禄也。庆之政策无他谬巧,直以徇私婪贿为唯一伎俩,较之树党羽以图权势者,犹为未达一间。其所最喜者,多献礼物,拜为干儿,故门生、干儿满天下,然门生不如干儿之亲也。为干儿之中坚人物者,则为二陈。一陈夔龙,夔龙本许氏婿,其夫人幼即拜老庆为义父,故夔龙实以干婿兼领干儿之职衔者也。陈夫人事义父极孝,凡所贡献,罔不投其嗜好,且能先意承志,问暖嘘寒,老庆亦爱之如所生。陈夫人常居老庆邸中,累日不去,外间有传其常为老庆亲挂朝珠者。冬日寒洹,则先于胸间温之,或赠以律诗一首。结句有云:“百八牟尼亲手挂,朝回犹带乳花香。”亦趣闻也。夔龙督直时,每岁必致冰炭,敬数万,几去其所入之半,其他缎匹、食物、玩好等不计。老庆曾从容言:“尔亦太费心矣,以后还须省事为是。”夔龙则敬对曰:“儿婿区区之忱,尚烦大人过虑,何以自安?以后求大人莫管此等琐事。”老庆莞然,盖默契于心也。

“吏部鬻官案”:吏部鬻官盖时时有之,惟庆邸时则定价招徕,明目张胆,较为显著耳。初,庆邸贿赂公行,外省官吏,几无不以贿得者。言官哗然,朝旨终不问。及振大爷(庆亲王子)之杨翠喜案出,御史江春霖辈上疏力击,反得罪官之结果,言路益愤。诸谏台会议松筠庵曰:“不以法破此獠,吾终不需此乌台矣。”或曰:“擒贼擒王,固痛快之事。但机会未至,徒劳何益?吾意不若翦其羽翼,则事易办也。”众皆然之。或乃言:“今吏部员曹悉系庆党。平时为其经商卖力者,不知凡几。以予所得凿凿有证者,某事某官,咸可指数。不如从此处着手,官小力薄,纵庆欲回护,然物议如此,彼必不能以一手掩尽天下耳目。揆之救大不救小之例,亦当易于得力。苟有动机,吾辈徐图进行,为得寸得尺计。此法殊占便宜。”佥曰:“诺。”疏上,而吏部郎官王宪章者拿问矣。王宪章为某曹郎中,庆邸走狗也。每岁鬻州县官者百计,以十分之五呈庆,而自取其二,余则同侪分润焉,行之有年。至此破裂,急求救于庆邸。庆邸报之曰:“牺牲子之一身,以保我名誉。吾官尔子孙,令尔含笑于九泉可也。”王遂正法于京市。

民国·陈灨一《新语林》卷四:奕劻宴锡清弼于私邸,被酒放言曰:“南北诸司道府县缺,司以蜀粤布政为最;道以江海、江汉、东边、颖凤为优。”言未终,锡正色曰:“吾任兼圻十馀年,愧不知何缺肥何缺瘦。公尝以明珠薏苡之嫌疑,受赃污狼藉之弹劾,今视斯言或不诬。为公计,允宜亲贤远佞,绝苞苴重舆论。倘一意孤行,岂独误国,且足杀身。”奕劻色赧,不知所对。

卷七:沈幼岚(秉堃)自云南按察使入觐,欲图大用,夤缘奕劻之门,屡求见被拒。其乡人某御史笑语沈曰:“奕劻之门不难进,然非巨贿莫办。”沈大悟,以二万银券亲授阍者曰:“是戋戋者,聊为王爷果饵之需。”阍者入报,奕劻利其多金,出迎于中门,沈且喜且惊。既坐谈,奕劻大夸其累官政绩,及辞,复送诸门外。沈尤骇,对人曰:“金钱魔力若是其巨耶?”未浃日,诏擢云南布政使,奕劻力荐也。

民国·黄浚《花随人圣庵摭忆》“文廷式革职驱逐事”:文芸阁《闻尘偶记》云:“庆邸以罪人子,本不应继近支袭爵,乃先行过继别房,然后转继。其初由恭邸援引时,缪为恭敬,光绪九年以后,事权渐属,遂肆贪婪。又与承恩公桂祥为儿女姻亲,所以固宠者,无所不至,召戎致寇,其罪浮于礼亲王世铎云。”又云:“恭邸退闲时,知庆亲王之贪黩,尝与志伯愚(锐)侍郎言,辅廷(庆邸字)当日貌为清节,凡有人馈送者,不得已收一二小物,皆别束置之,谓予曰:‘此皆可厌,勉为情面留之,概不欲用也。’予故援引之。今贪劣如此,若国家责以滥保匪人,予实不能辞咎。及恭邸起用,亦竟与之委蛇而已。”此二节早揭奕劻之误国,可谓有识。

民国·汪曾武《劫馀私记》:摄政王之监国也,庸懦无能,凡事委诸军机大臣。庆王劻得以上下其手,退朝玩弄珍禽奇兽,日至庖厨监视庖人,问以烹饪之法,纤悉无遗,置国事于不顾。谀之者谓其调和鼎鼐,有识者固早知其不终焉

沈云龙《近代政治人物论丛》“掌握晚清政柄之奕劻”:奕劻掌握晚清政柄近三十载,初无籍籍名,迨《辛丑和约》成,始为中外所属望,然亦因人成事而已。惟以亲藩居枢垣,庸碌而又好货,致养成举国上下苞苴贪墨之政风……在清末,奕劻与那桐沆瀣一气,素有庆记公司之诨称,为世人所共知。其贪黩之行见之诸家记载者甚伙,兹择一二以见一斑。

长乐林开謩贻书,光绪甲午、乙未联捷,以二甲选授庶常……以道员用简署提学使。出京之前例须往谒军机大臣,接晤后始启程。时庆王领袖枢垣,往谒三次未见。林语阍人:“各大臣均已谒晤,一见王爷即可成行,究竟何时可以待见?”阍人微笑而告以尚有应纳之门包,林指壁间所贴奕劻禁收门包之手谕曰:“王爷有话,吾何敢然”阍人曰:“王爷的话不能不这么说,林大人你这个钱不能省。”……林在贛提学任时,京中忽有人致书索银八千两,谓当代图补授此缺,且言此系优待,他人须两万也。林置之不理,未几,林即奉旨开去署缺……

然奕劻身居枢垣,虽以好货名,但对他人之清廉亦颇知尊重,如度支尚书载泽与左丞陈宗媯遇事每不协,而奕劻则往往左袒宗媯,即敬其操守也……及至摄政王载沣当国,隆裕太后操持于上,诸亲贵各列门户,纪纲日紊政以贿成,而奕劻反较稳静,遇事力持是非,亦如《凌霄一士随笔》所云:辛亥武昌举事,湖广总督瑞澂逃,谕革除其职,而仍令以署总督图功。闻当时奕劻(内阁总理大臣)曾力争于隆裕前,请拿问瑞澂,隆裕弗听。奕劻曰:“封疆重臣弃职逃去,岂可宽贷?”隆裕曰:“庚子那一年,咱们也不是逃走的吗?”奕劻语塞,退而忿然语人曰:“小舅子保驾!”指载泽也。瑞澂为载泽姊夫,载泽为隆裕妹夫,其渊源如此。是奕劻尚能明白晓事,并不如一般所传顢顸之甚。盖其人非无一善可录,然小醇终不能掩大疵,清室卒亡于此辈亲贵之手,宁不大可哀哉!

清·汪康年《汪穰卿笔记》卷五:御史蒋式惺奏:华人存款宜存本国商号,因言庆亲王存汇丰银行一百二十万,请饬令移存庄号。孝钦掷示庆邸,庆邸大惧力辩,请派查,于是派鹿大军机(传霖)等往查。值是日星期日,银行不启门;翌日又往,则谓并无此款,事遂寝。此事有无,朝野莫不了然,无庸余赘言也。惟当时乃忽有极怪之谣言,谓蒋君因此大有所得。前派查时,银行中人即私与蒋商略乾没此款,嘱蒋随查时勿加根究。行中人因先诣庆邸,问来查时应直告以有此款抑应讳之?庆踌躇曰:“但可言无。”银行中人曰:“如是请书一纸为信。”庆不得已,书与之。而此款遂为行中人乾没,蒋亦得一二十万之多。常州某君曾为余言之,且叹蒋君雅望,何乃有此?余谓此事不确,行中人欲乾没此款何必与蒋商,使生枝节。已而又有人谓:奏上时行中人即与蒋商者。余曰奏上时行中人固或未知,且安知必派查?久之又変其说,谓蒋此奏实行中人作瓜分此巨款计。余曰此更奇,蒋未必与行中人稔,且行中人安敢以此未必然之事而轻与人商。总之以如是著名之银行,经理之人固必慎选,且稽核尤密,安有此等巨款任人侵吞之理?然此谣至今犹在人口,因叹吾国兴讹造讪之人多,而研究剖白之人少,是非何日得明乎?

民国·辜鸿铭《清流传》“中国牛津运动之内情 第三章 满族的复辟”:庆亲王说:“我死后,天塌下来我也不管。”然而庆亲王却认为,假如生逢一个没有希望的的世界,又遇上一个没有指望的政府,要是再不能供养生来喜好奢侈的老人以及他的一大家人口。加之他又是一个一辈子辛勤工作的老人,丧失他的全部地产和私人产业甚至生命,都是为了救济一个没有希望的世界上一个不能作指望的政府——啊哊哊,处在那样的时候,这个老人恐怕只有尽最大的力量供养他自己的家庭了。

清·陈恒庆《谏书稀庵笔记》“姜侍御”:姜侍御续娶为王氏,有嫁赀钜万。入门以来,用度浩繁数年赀罄。王氏不能食贫,不免诟谇其夫,反目者日数次。侍御闻枢廷王爷有百万之款存汇丰洋行。洋行司事与侍御相契,乃秘商一计,令侍御奏参王爷贪婪,存储洋行者数百万。上命大臣率侍御往查,洋司事乃暗改帐簿,将款支出,入于私囊,王爷敢怒而不敢言。迨查无实据,侍御以诬参革职,洋司事分给侍御二十万。骤得钜赀,乃新市房,设庖厨,以悦妇人。

此说与上同,不知孰是?

沈云龙主编《近代中国史料丛刊》第四十二辑“辛亥革命始末记·《檄九百万满人同胞》”:

庆王以亲贵之尊历任三代,外装老诚内蓄权谋,只顾身家不念皇朝,勾结奸人,擅送皇家之权,实为狮子身中之虫。吾族中稍有赤诚久沐皇恩者,奋然蹶起,驱逐老桧奸黠之徒,宜另筹救亡之策,岂可束手待亡哉!革命党狂暴如此、各省扰乱如此、重臣不足赖如此,吾等满族赤诚热血之同胞,其速兴而筹划救亡之策乎……(载十月初六《经纬报》)

民国·冯玉祥《我的生活》“第十一章 武学研究会”:那时报纸上时常揭露许多清廷亲贵的丑史,其中尤关于庆亲王的为最多,凡有“庆字号买货”字样的记载,就是指庆亲王卖官的事。比如有一次袁世凯部下大名鼎鼎的段芝贵,花一万现银买了女戏子杨翠喜送给庆亲王的儿子振贝子,庆亲王被其子所怂恿,即放段芝贵为黑龙江巡抚,各报无不痛加攻击。江春霖、赵炳麟等三位翰林亦连连上奏参劾,后来御史包围庆亲王府,吓得杨翠喜跳墙而逃。这种政治黑幕,报纸都尽情揭露,当时报纸的敢于说话、权力之大,都是后来所没有的。

清·惲毓鼎《澄斋日记》“宣统三年辛亥十一月初十日”:……此次北军忠勇奋发,所苦无兵饷耳。袁总理(世凯)、冯总统(国璋)咸谓若有半岁之饷,以此军平乱党而有馀。总理曾商请亲贵捐助,庆邸仅捐五万,载泽捐五千金,以行贿所得不能兑现之大清银行期票抵之(纳贿例用期票,订明成事后付款。此五千两票为九月初期,其时战乱已起,所谋未遂,已成废纸矣),银行退还,泽无怍色。亲贵中,庆窃权最久,家最富……昨日和议无成,御前会议,亲贵若能毁家紓难,不下两千万两,然后责成总理主战,明谕将士,将士必奋……呜呼!其如诸亲贵毫无心肝何?呜呼,大清若亡,公等历年所敛聚之财,不见夺于敌人,则受赚干没于外国银行耳。

“十一月三十日”:……嘉定徐季和师当光绪中叶,尝语亲友曰:“国亡不久矣!”众惊问其故,师曰:“吾久在朝列,遍观近支皇族中,无一明白有英气者。上既无嗣,异日承大统执国政者,必不出此诸贵,安能望其守祖宗基业乎?”老成深识,洵不可及。

“1917年丁巳正月初九日”:奕劻于初六日病死,年正八十,虽未报丧,吾膝不能为老贼曲也。以宗室元辅而双手献祖宗于人,求之历史,竟无其匹。戏挽以一联:

???减王寿十岁以益先皇 岂非大清卜世灵长之福

???历民国六年而登仙果 惜少洪宪开基拥戴之勋

民国·周君适《伪满宫廷杂忆》“第十四章 关门皇帝起居注”:谥法有美谥与恶谥之别,溥仪居天津时,庆亲王奕劻病故,醇亲王载沣为之请谥,溥仪认为奕劻与荣禄、袁世凯表里为奸,依附慈禧太后陷害光绪帝,不能与谥。载沣再三恳求,溥仪便给奕劻谥个“密”字。这个谥是个恶谥,陈宝琛(溥仪的师傅)慨叹道:“不予谥也罢了,今得‘密’字,与秦桧谥‘谬丑’直百步与五十步之别耳!”

创业项目群,学习操作 18个小项目,添加 微信:fqy121389  备注:小项目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sumchina520@foxmail.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ruyiketang.com/204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