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等残废是什么意思?三等残废是什么意思啊!

女朋友怀孕了,为了拿到户口本,我硬着头皮登门拜访她父亲。

没想到他看见我之后,一声不吭地出门了。

很明显,他是为了躲避我。

她被骂了一顿后,想到了一个办法:从她母亲方面入手。

她返回家中,与我煮好饭菜,等待她母亲干农活回来。

我仿佛看到了希望,期待等会她母亲能帮到忙。

不久,她母亲回来了。

很地道的一个农村妇女形象:微胖,面相看起来是比较和蔼的一个人,看到她,我才发现女朋友更像她母亲。

看到她,我居然不紧张,很自然地叫了句“阿姨好。”

她看到我,也是上下打量了我一下,自言自语说了句:“矮是矮了点,但还像个人。”

我又受到了一点打击,为什么个个都说我矮?我明明比她高很多啊!

我还想说什么,这时她拉着我女朋友:“跟我出去拿点东西。”

我这次反应快多了,马上接口:“阿姨,我可以的,我去帮忙吧。”

女朋友看了我一眼,仿佛在说你终于开窍了。

我有点得意地向她们靠拢,以为阿姨肯定同意我帮忙的。

没想到阿姨对我摆了摆手:“不用,这个只有女人才能帮上忙。”

女朋友捂嘴偷笑,我有点不好意思地哦了一声。

她们出去后,我在大厅内无聊地打量周围,突然听到有脚步声,一回头,看到她父亲又回来了。

我一时慌了,真没想到会是他,那他刚才去哪里了呢?

突然我想到了什么,捋了一下思路:阿姨不肯让我帮忙——拉走女朋友——他回来。

很明显,他们是想分开我俩,我们中计了!

没女朋友在身边,我很彷徨,不知道等会怎么应付。

虽然是十一月份,我居然冒冷汗了。

我支支吾吾地叫了声:“阿…阿叔好!”

这是我第三次面对面和他对话,也是第三次说了同样的话,我很恨自己,为什么那么嘴笨!

这次他居然点头了。

前两次他都是用眼神藐视我的,这次点头,我感到有点意外。

我正想说什么,他摆了摆手:“先吃饭。”

我有点尴尬地拿起碗筷,瞥见他很有食欲地吃菜。

我根本没胃口,只是象征性地吃了一点。

过程我有试过找话题,他拒绝了谈话,理由是:吃饭的时候,不要说话。

这是我有史以来吃得最尴尬的一顿饭,两个人全程没说话,我甚至想立刻放下碗筷出去呼吸一下新鲜空气。

我有试过偷偷发信息给女朋友,询问她为什么还没回来,但一直没有回音。

我不停地往院子门口方向张望,期待她的身影能出现,可惜……

终于吃完饭了,他破天荒地给我倒了一杯茶,准确来说应该是白开水,因为那个茶都不知道泡了多少次了,几乎没有茶味了。

他在我对面坐了下来。

我知道,我们男人之间的谈判来了。

他先开了口:“刚才吃饭不想和你谈,是怕你听了之后会吃不下饭。”

我晕了,你以为刚才那个气氛,我能吃得下饭?

他继续说:“我不喜欢你!”

我的天,他直接说这个,我还以为他会婉转一点的。

第一次给别人这样面对面评价,我尴尬地不知道说什么好,只能沉默,继续听。

“阿晴她一直很听话,不知道你给了什么迷药,她竟然不听我们劝告,居然找了个佬仔!”

我又一次受到伤害,他说我是捞仔!

第一次说我是捞仔的体育仔,当年差点被我胖揍的了,可惜被小晴阻止了!

不知道为什么,广东人很喜欢称其他省份的人为‘捞佬’!特别是讲普通话的人!

广西和广东不是隔壁吗?在我们广西人眼中,只有湖北以上的才称为捞!

而且‘捞’字,在我们眼里,是有歧视的意味。

遇到‘捞’的人,我们很少面对面说的。

他现在居然当着我的面说我!

我已经有点不悦了,但也不好发作。

我现在不想说话了,而是继续装死。

他可能发现我有一点不开心了,但他依然稍微扬起头,用牙签在撬牙齿,眼在斜视我。

看见他那个动作,我真希望他会不小心吞了牙签。

他放下牙签,吐了吐碎肉丝,继续说:“阿晴说你有170,但我看你只有165吧?”

没想到女朋友虚报了我身高,我有点不好意思地答:“穿起鞋量,有170的。”

他有点鄙视地用鼻腔回应了我一声。

我感觉受到了侮辱,但知自己的确是矮,还是不敢吭声。

“我年轻时有174,我阿茂176,阿福接近180,在我家眼中,男生低于170,就是三等残废!”

我刹时受到了暴击!

他居然说我是三等残废!

我已经很不开心了,开始怒视他!

但他依然是那个神态,甚至把头靠了过来:“所以,我很不喜欢你!”

说完又坐了回去,继续用牙签撬牙齿!

他第二次说不喜欢我了。

我很是愤怒,长那么大了,第一次被别人这样侮辱的!

我相信我现在脸色很不好看。

刚才他如果继续靠近我,我不知道能否控制好手中的茶水是否会泼到他脸上!

看着他撬牙的动作,我甚是讨厌!

而且他还翘起凳子的前腿,身子往墙后面靠。

我有一股想马上冲过去,把他的凳子撩翻的冲动!

但幻想终归是幻想,我还有一个人要顾忌到的,就是我的致爱,小晴。

我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慢慢喝了口茶,这才稍微没那么气愤了。

“我想请问你,你们相隔那么远,以后怎么生活?”

他继续发问了,而且这个‘请问’的语气,说得非常的重。

“呃……”,我又答不出了,这的确是我们最头疼的一个原因。

“我打算慢慢考广东的教师。”

我勉强挤出了个连自己都难以信服的答案。

果然,他更不相信:“哼,谈何容易!”

“或者我可以考公务员!”

“你这个尿性,做不了公务员!”

“我……”

他居然又踩我了!

不过他好像很了解我似的,貌似我的性格很不适合做公务员。

“阿晴是我唯一的女儿,我们从来没有让她受过委屈,可能就是太宠她,导致她现在居然不听话了!”

他在怒视我,很明显,他在怪我拐骗了他的宝贝女儿。

“阿叔,放心,我会对她好……”

他立刻打断了我说话:“分隔两百多公里,你怎么对她好!”

好吧,又绕回原来的头疼问题了。

我又一次选择了沉默。

“你们的……”

他还没说完,院子里就传来了声音。

我期盼已久的小晴终于回来了。

她进来后看到我们这个情况,又看看她母亲,她好像也明白了什么。

她有点慌张地掏出手机,看了看信息,她确定是中计了。

她马上过来坐在我身边,不顾他们的眼光,拉着我的手。

我现在好感动,身边终于有支持的人了。

如果他们不在现场,可能我要抱着她大哭一场了。

毕竟刚才我真的受到了很大的委屈。

她还不清楚情况,以为我们刚开始谈,看向我,眼神满是疑问。

我撇了撇嘴,对她摇了摇头。

她大概了解了,准备向他解释什么。

他也明白她想说什么,马上起身,走了过来。

他从身上掏出一个袋子,翻出了户口本,扔下饭桌:“户口本我放这里了,如果你拿了,以后就不要再进这个门了!”

说完,他又面向我,拍了拍我肩膀:“广西仔,记住我今天的话!”

之后他就挥一挥衣袖,走出了大门。

突然,他好像想起了什么,原地转过身,指着小晴:“还有,把你肚子里不该有的东西给我打掉!”

这一下,小晴终于忍不住,眼泪又掉了下来……

后记:很感谢昨天两位朋友的赞赏,他们分别是: 风中劲草08;石破天惊Yy。

创业项目群,学习操作 18个小项目,添加 微信:fqy121389  备注:小项目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sumchina520@foxmail.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ruyiketang.com/198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