盐城律师事务所?盐城律师事务所排行榜!

盐城律师事务所?盐城律师事务所排行榜!

仇福庚先生を偲ぶ会のご案内

偲ぶ会実行委員会

期 日:2022年9月2日(金) この日は先生の一周忌に当ります

時 間:11:30~13:30 この時間帯でご都合の良い時間にご来場ください

場 所:XEX日本橋 東京都中央区日本橋室町2丁目4-3 YUITO

日本橋室町野村ビル4階(東京メトロ三越前駅 A9出口直結)

参加費:無料 お気持ちのカンパは歓迎します

コロナ感染防止のため、会場でご食事を用意しません。

御用の方は近所お店で取られるようよろしくお願いします。

式次第(案):

1、受付、献花、黙とう

2、主催者挨拶、献杯のご発声

3、追悼のお言葉、思い出のご披露(主催者指定の外、ご自由に発言してよいですが、時間の関係で人数制限させて頂くことがあります)

4、ご遺族の挨拶

5、中締め

故仇福庚律师逝世一周年追思会

追思会实行委员会

日 时:2022年9月2日(五) 先生的一周忌日

时 间:11:30~13:30 请在此时间段各自合适的时间来场

地 点:XEX日本橋 東京都中央区日本橋室町2丁目4-3 YUITO

日本橋室町野村ビル4階 (東京メトロ三越前駅 A9出口直結)

参加费:免费 奠仪欢迎

日 程(案):

报到(请准备一张名片)、献花、默祷

主办方致辞、献杯

追悼发言、逸事披露 (主办方指定外、可以自由发言,因时间限制可能会限制人数,谨请知晓)

遗族发言

结束

仇福庚先生生平

(1953-2021)

1953年6月 出生于中国上海市

1983年7月 毕业于华东政法学院,获得中国律师资格

1988年4月 留学日本横滨国立大学经济经营学部

1996年 加盟TMI综合法律事务所

1997年 完成横滨国立大学研究生院国际经济法博士前期课程

获得法学硕士学位、日本国际律师资格

(是改革开放后首位在日本取得律师资格的中国人)

1997年 就任野村证券株式会社的法律顾问。

1998年 成立福庚综合外国法事务弁護士事务所,任所长

1998年7月 获得中国国际律师资格

1998年 就任帝人株式会社的法律顾问

1999年9月 发起成立日本中华总商会,任监事

2000年 就任日本国际贸易促进协会的法律顾问

2001年 就任日本东京第二律师协会国际委员会副委员长

2018年12月 发起成立日本江苏总商会,任会长

2019年10月 发起成立日本中国长三角一体化促进协会,任会长

2019年12月 发起成立日本中国一带一路研究院,任会长

2021年9月 因感染新冠肺炎去世

追思仇福庚先生

作者:严浩

日本中华总商会 理事长

光阴似箭,仇福庚先生离开我们已经整整一年了。一年前的今天,2021年9月2日,因新冠感染并引发重症恶化,仇福庚先生在东京走完了他人生的最后一程。

噩耗传来,每一位亲朋好友无不感到万分的震惊。仇律师,咱们上次见面时,你不还是那么健康,那么生气勃勃、神采奕奕的吗?在“人生百年”即将成为现实的当下,67岁,即便不能说是英年早逝,但那也实在是过于年轻了呀!你的每一位朋友,有谁能不为之惋惜哀伤,又有谁能不去诅咒那肆虐的病毒呢!古诗云:“天若有情天亦老,摇摇幽恨难禁”,这恰是我们心情的真实写照。

仇福庚先生祖籍江苏省盐城市,1953年6月出生于江苏,成长于上海。他毕业于华东政法学院(现华东政法大学),于1983年取得中国律师执照。1988年赴日留学,在横滨国立大学国际经济研究生院学习、进修,1996年他取得日本国际律师资格并在东京设立了福庚律师事务所。仇律师是中国改革开放后最早的一批律师,更是首位在日本挂牌成立律师事务所的华人律师元老。作为中日两国多家企业和地方政府的法律顾问,他奔波于两国各地,不辞辛苦,勤于耕耘,受到业界人士的一致好评,为中日两国的经贸往来作出了独特的贡献。

众所周知,仇福庚先生爱国爱乡,积极融入日本当地社会,是我们在日华侨、华人社群的参与者、建设者和领导者。他是日本中华总商会的主要发起人之一,为总商会的成立倾注了热情,奉献了力量。自总商会1999年创立以来,他义不容辞地一直担当监事的重任,二十多年一路走来,参与了总商会所有的重大活动。可以说,没有仇福庚先生,就没有今天的总商会。不仅如此,近年来他又发起成立日本江苏总商会和日本中国长三角一体化促进协会等社团,更加充满激情地投入中日两国的经济交流活动,并作出了富有成效的贡献。

我本人与仇律师的私交也始于总商会的筹办和成立。任何组织、任何事业的草创期都难免磕磕碰碰、风风雨雨,每当我遇到困难或一时想不通的问题,他总是主动地邀请我吃饭、喝酒、唱歌,实际上是给予我十分智慧的人生点拨。他大我9岁,是我的兄长。我对他那充满善意又夹杂着一丝狡黠的眼神依然历历在目,记忆犹新。仇律师不乏性情,但总是与人为善。通俗地说,他是个够朋友的人!我想,这应该也是所有朋友的共同认知。

仇福庚先生,如果你尚在人世,应该还可以做很多事。你一定是带着深深的眷恋和遗憾远行不归的。而我们呢?今天汇聚在这里,仅能聊表追思之情。多么希望能和你再喝杯酒、唱支歌,能看着你那特有的神情开句玩笑啊!

但“斯人已逝”,我们也只有“生者如斯”。以此古训告慰仇福庚先生的在天之灵,也勉励我们自身。

仇福庚先生,我们的仇律师,安息吧!

盐城律师事务所?盐城律师事务所排行榜!

2018年6月在哈尔滨为仇律师庆寿

纪念仇福庚先生逝世一周年

作者:潘若卫

日本北京总商会 会长

春去秋来,弹指一挥间。仇福庚先生离开我们马上就到一年了,我们怀着沉痛的心情到此缅怀。老仇,我们真的好想念你。

记得2019年日本江苏总商会刚成立时,我与老仇通电话,表示祝贺。老仇说:商会创办起来了,今后可以为家乡的发展注入新的活力。请你当我们的顾问,与北京我们要通力合作,为在日江苏商界人士提供一个新的平台,让有想法有实力的朋友相互支持,相互帮衬,共同促进中日商务合作交流,多为在日侨胞办实事儿。老仇的喜悦,我隔着电话都能真切地感受得到,他对家乡对祖国的那颗炙热的心,令我感动。

我与老仇认识较早,又是总商会创会会员,靠总商会纽带联系在一起,多次一起参加总商会的回国考察团,几十年来相互照料。另外,我们还都是日本国际贸易促进协会的一员,也曾随协会访华团一起回国访问,接受温总理接见,了解国内经济社会发展和投资环境情况,以及对侨政策等。我们深感国内的发展变化之快,感叹一片大好的经济形势。交流时更是不谋而合有一致的想法:我们要趁着这股热浪,把中日经济贸易搞起来,从一点一滴做起,从一个项目一次合作做起。当你碰到麻烦时,也曾为你解难。

前些年,我与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少林寺方丈释永信结缘。曾和老仇多次探讨合作方式,寻找合作机会。释永信大师来访日本,期间我们共同参加了大师的见面交流会,希望以少林文化为载体,助力在日华人子女教育,加深中日文化交流。每次探讨交流,老仇都是热情洋溢,侃侃而谈,你能看到他的格局、他的视野、他的胸怀。

还记得一年前,噩耗传来那天,仿佛晴天霹雳,许久不能相信。老仇是我一直尊敬的老大哥,我们曾经一起交流畅谈的那些场景仿佛就在眼前,我们曾经约定等疫情过后要一起回国再看看,而如今阴阳两隔,再也没有了机会。

老仇虽不在,但是你说过的话我们记得,你想做的事我们知道,如今在日华侨队伍不断壮大,你那未了的心愿我们会努力达成。老仇虽不在,但你的精神、你那颗对祖国对同胞炙热的心一直留在我们心中。老仇,我们很想念你。也怪你,不该走这么早。

盐城律师事务所?盐城律师事务所排行榜!

欢迎少林寺方丈释永信访日

老仇,等我到天国和你一起喝酒的日子

——悼念仇福庚先生

作者:蒋丰

《人民日报海外版》日本月刊总编辑

今天,我报名参加仇福庚先生逝世一周年的追思会,对我来说,这是一桩了结心愿的事情。

翻开我的微信聊天记录,还可以看到2019年10月17日晚上,我和仇福庚先生一起到位于东京大久保一家“苏园馄饨”店吃饭的事情。在那之前,我告诉他一位苏州女孩子让人气苏州馄饨在日本落地了,老仇的回答是:“只要是江苏人在日本做的事情,我作为日本江苏总商会会长,就要支持。”那天,老仇带来一瓶2013年的茅台酒,我们开怀畅饮。时至今日,我记得老仇当天晚上说的一句话,“让你翻在水沟里是给你熟悉水性的机会,转身还会给你宽阔的大海。”

翻开我的微信聊天记录,还有我和老仇一起回国参加江苏省海联会活动的事情。他是江苏海联会的常务理事,我是该会的名誉副会长兼文教新闻委主任。老仇多次对我说,“出来这么多年了,我们也算是小有成就,尽力多为家乡做点事情吧。”那样一份挚热的爱乡情怀,令人感动。

翻开我的微信聊天记录,还有老仇邀请我参加“日本中国一带一路研究院学术委员会”的事情。为此,他还特别把我叫到东京六本木一家中餐馆,又是一瓶茅台酒,又是一番畅谈,他说搞“一带一路”的过程,应该是团结日本的过程,应该是中日两国加深相互理解的过程。从这里,可以看到老仇的站位、看到老仇的视野、看到老仇的胸怀。

翻开我的微信聊天记录,还有老仇这样一段话,“蒋兄,有些事情的内幕,我至死都不能告诉你。不是为了别的,是为了日本华侨华人的团结。只要我们团结起来拧成一股绳,我们就没有做不好的事情。”团结需要真诚,团结也需要技巧。团结不是筛选做减法,团结是把加法做好。这应该是老仇留给我们的遗产之一。

翻开我的微信聊天记录,看到老仇屡次说到“蒋兄,疫情来了,咱哥们儿喝酒都受到限制”。我们期盼着疫情过后的相逢畅饮。这次,我还特意准备了一瓶茅台酒。

晴天霹雳。老仇走了。接到噩耗的那天晚上,我一个人关门进入书房,含着眼泪把那瓶茅台酒自己喝了。我想到了“表章赖有群贤力,推把生刍奠酒盘”的诗句,想到了“金陵客路放流落,空祝回銮奠酒卮”的诗句,想到了“庙祠失根柢,古老奠酒杯”的诗句。但是,我觉得这些诗句都不足以表达我的心愿,我只想说一句话:“老仇,我们真的想念你!”

在微信聊天记录中,老仇说的最多的一句话是,“多帮忙宣传日本江苏总商会啊!”现在,这成为老仇的一个遗愿了。今天,我们日本侨界的各位朋友一起追思老仇,也算是在继续完成老仇的一个遗愿。

老仇,我们终于有机会一起追思你了。这了结了我的一个心愿。不要急,耐心的等一等,我俩还有在天国一起畅饮茅台酒的日子!

盐城律师事务所?盐城律师事务所排行榜!

2020年1月在日本中国一带一路研究院举办的研讨会上

新桥亭装糊涂的老仇

作者:莫邦富

莫邦富事务所所長

2019年9月,老仇突然给我微信,说要请我吃饭,聊聊。地点选在东京新桥的中餐馆名店“新桥亭”。我有点意外。作为朋友,和他早就相识,但是单独约会吃饭,说真的还没有过。

我俩作为新华侨中老人马,自然见过好几次面。不过,都是在机场,都是在去中国的途中。在机场时,我这里因为有航空公司工作人员陪同,和老仇也没法谈个痛快。只有一次,登机后发现他的座位正好和我隔着通道,于是飞机起飞前聊了个痛快。

所以,新桥亭的饭局对我来说就有点鸿门宴的味道了。果然,坐下,酒过三巡,话入正题。老仇笑眯眯地说是要成立一个“日本中国‘一带一路’研究院”,想请我担任执行院长。还哄我说:“做了一个调查,列出好几个人选,听大家评一下,结果你的口碑最好,此职务非你莫属。”

我警惕性高,趁着还没醉酒之前,先二话不说地断然予以拒绝:“我要养家活口过日子,能力又弱,干不了那么多社会工作。”

不料,几天后,老仇又拉我喝酒,还是新桥亭,还是老话题。可他居然开口说:“老兄,上次的事考虑得怎么样了?”一副好像我答应他几天后回复的模样,真的是不顾面子装糊涂。最终在难以拒绝的气氛中,我被老仇活活套住,接下了他指派的任务。

当然,我也开出了条件,说:“要办事,我可以做义工,但不能要求其他人员也做义工,你必须拿出预算来。”他看我答应接下工作后,二话不说当即拍胸脯作了保证。

日本中国“一带一路”研究院起步后,他果真安排了工作经费,解除了后顾之忧。出版研究院创立专刊时,还帮助拉广告等。

20年11月6日,老仇给我来微信说:“晚上好!上次见面一晃又过去数周,感叹时间似流水啊,您一切都安好吧?!上次通过的提案,记得是我们一带一路研究院每月出一篇文章,这样半年或一年下来就是一本大作了。这件大事沒有您执行院长推动是不行的。有什么需要我们(总商会或長三角促进会)做的地方尽管吩咐!”我回复他:“仇会长,没有忘。下星期可以交稿。”他认真地哄我:“谢谢!有先睹为快的冲动啊,莫兄的首稿。您辛苦了。”

万万没有料到,这成了我和老仇在微信上单独进行的最后一次对话,新冠病毒的肆虐使老仇与我们天人永隔了。

每次经过新桥时,仿佛又看到他在装糊涂地问我:“上次说的事考虑得怎么样了?”最遗憾的是再没有机会在国际机场,在去中国的途中碰见老仇了。他曾答应陪我去盐城考察,如今也成了永久的遗憾。但答应过老仇的研究院的专栏连载文章,我会和研究院的同事们继续下去,争取汇集成册;他心心记挂的老家盐城,我也会寻找机会再去考察。

盐城律师事务所?盐城律师事务所排行榜!

老仇,你就安心在天国多喝几杯你爱喝的白酒

创业项目群,学习操作 18个小项目,添加 微信:fqy121389  备注:小项目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sumchina520@foxmail.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ruyiketang.com/1953.html